「 万马股份股票」“5.19”行情20年!留下的除了记忆 还有这些10倍股

摘 要

谈到A股大牛市,很多人很大自然就想到2015年和2007年的两次价差。事实上,在更很远的20多年前,还有一次价差,那便是A股有史以来知名的“5·19行情”。 停滞两年,沪指缩减到 20多

 

谈到A股大牛市,很多人很大自然就想到2015年和2007年的两次价差。事实上,在更很远的20多年前,还有一次价差,那便是A股有史以来知名的“5·19行情”。







停滞两年,沪指缩减到







20多年前的1999年5月19日,星期四,沪深股市忽然一扫后期低迷,当日沪市大涨4.64%,深市上涨5.03%。随后,在网络科技股的带领下,走出大幅度攀升行情,仅30个收市沪指仅次于跌幅就超过65%。





直到2001年6月14日,在沪指创出2245.43点后,这一轮价差方能落幕,其间沪指最低跌幅达111.58%。



“明星股”横空出世





接下来股价大涨,联合会有一些感到深刻印象深刻印象的飙涨神话故事出现,“5.19”也不例外,特别是在沾上“高科技”或者“互联网”,无论究竟,股票价格便如日中天,缩减到不在少数,亿安高科技、综艺股份、国际金融中心、上海梅林、海虹控股等一大批个股成为以前引人注目的当红。





像亿安高科技(现改名神州高铁),在“5.19”重新启动前股票价格在16.99元,经过行情发酵后,在2000年2月17日最低达到126.31元,成为A股第一只百元股。



 还有海虹控股(现为国新身体健康),在“5.19”行情后期并平淡无奇,但是2000年当年,股票价格便可怕拉升,至前夕3月2日的32个收市,股票价格便飙涨至83.18元,区段跌幅达313.11%。







方针主导者的价差





证券日报年轻时曾发表文章认为,519行情看似是由网络科技股带动的,但事物上是为解决 万马股份股票国有企业经营管理难题而出台的一系列方针所导致的。





自1995年召开的十五大,到1999年9月召开的十五届三中全会,国企改革仍然以战略性水平而存在,而大力借助股价来刺激国外需求、解决国营企业脱困难题,便成了管理层相中的最重要方式。





1999年5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了中国证监会提交的《关于更进一步法规和推动金融市场持续发展的若干方针请示》。1999年5月18日,《ING笔下》报道了中国证监会向六大证券传达了副总理关于股价持续发展的 8 点看法,包括要求基金会兑,降低税,允许金融机构为股票投资等。





随后,一系列刺激方针陆续发布:6月10日,中央银行宣布降息;7月1日《证券法》月实施;9月8日,允许“三类中小企业”(国营企业、国营企业控股中小企业和香港交易所)融资二级消费市场的股票;10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银行购买股票融资基金会间接进入金融市场。





此外,其间包括《新华社》、上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周正庆均更以的对金融市场给出了大力的回应。





篇文章认为,带有反感宣示性和引导性的言论自由,以及具有极强选择性的方针稠密出台的加农炮作用下,对“5.19”行情重新启动并持续发展起到了核心作用。







“张牌”横行的八十年代





不过,由于年轻时A股消费市场体制建设工程、管控非常完善,伴随“5·19”行情中的也有“张牌”横行、政府机构违法等一系列难题,行情结束后“一地牛筋”的状况还是必然地发生了,从2001年6月14日,仍然到股份分置进行改革(2005年5月)以前,A股历经了长达4年的熊市。





不少消费市场民众回忆“5·19”行情时,都提到“张牌”这个让消费市场爱恨交织的词语。这些张牌中,被迫提的就是“中学系”推选临汾(本名吕增建)了,他与前夕的亿万富豪朱焕良联手坐庄中科创业者(现为*GM华伦)。为了操纵股票价格,临汾相继与国外20多个各省市的120家股票支行达成投资的关系,相继投资近54亿。后有业内称,这在以前是我国第一个运用于反应器投资车轮圈来打造的庄股例。





另一个“老大”当属“德隆系”的唐万新,从1996、1997年开始操纵老三股(湘圣火A、合金投资和屯河股权),“5.19”其间达到颠峰,但德隆系没有借此机会脱手,之后政治危机爆发并崩盘。





此外,还有操盘琼民源的王世界树、坐庄亿安高科技的秦叔宝、做局外高桥的魏联合作战、操盘华银电力的石军等等,都是那个八十年代无法磨灭的最重要烙印。而这些“老大”,在后续新闻媒体的报道中,要么遁形国外,要么难逃入狱。







南方证券、中经开等被撤销





除了“张牌”以外,前夕很多政府机构也违规操作,在“5.19”以后将近4年的熊市中,不少政府机构也灰飞烟灭。